您的位置:首页 > 政法要闻 >
省检察院公布 2020 年行政检察监督典型案例
www.meishanpeace.gov.cn 】 【 2021-01-13 09:54:15 】 【 来源:四川法治报

省检察院公布 2020 年行政检察监督典型案例


工作中发病致耳聋,人社部门不给工伤认定怎么办?


  四川法治报全媒体记者蒋京洲


  煤矿工人井下作业时突发疾病,致双耳失聪。寻求工伤认定却因材料缺失屡屡受挫,生活陷入困难。检察机关通过行政检察监督,尝试建议疾控中心重启职业病诊断、人社部门重启工伤认定程序,努力促成用人单位、劳务派遣单位与劳动者达成和解,同时开展救助,解决劳动者生活的燃眉之急……


  12日,省检察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2020年全省行政检察监督典型案例。


  虚构事实补刻印章


  诉公安分局行政管理案抗诉改判


  双方签订合作协议,变更单位的举办人。然而,因为纠纷,一方通过虚构印章丢失的事实,企图通过补刻印章重新取回单位控制权。


  在请求公安机关撤销补刻行政许可并收缴印章无果后,一场诉某区公安分局的行政诉讼案件就此拉开序幕。


  ■基本案情


  2011年7月,汪某与某计算机学校的法定代表人屈某签订合作协议,约定该计算机学校的举办人变更为某投资公司。


  协议签订后,双方进行了变更登记,学校印章也由某投资公司保管。后因双方发生纠纷,某计算机学校登报声明相关印章遗失,并向某区公安分局申请补刻,得到同意。


  2016年12月,某投资公司向某区公安分局递交申请,称某计算机学校的印章一直由其保存,并未丢失,请求撤销同意补刻印章的行政许可并收缴补刻的印章。公安机关未予同意,该公司遂诉至某区人民法院。


  某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撤销某区公安分局作出的《印章准刻证》,责令追缴补刻的印章。某计算机学校不服,上诉至某市中级法院。中级法院二审认为某区公安分局行政许可合法有效,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某投资公司的诉讼请求。某投资公司再审申请被驳回后,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


  ■检察机关监督情况


  检察机关对本案法院的审判卷宗、当事人申请材料、印章补刻的审批流程资料进行了认真审查,向民政、公安、人社等部门进行了咨询,对法院审理的类似案例进行了检索,查明本案中所谓公章遗失的事实并不存在。


  检察机关认为,某区公安分局作出的印章准刻许可,系某计算机学校提供虚假事实申请取得,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的规定。在双方已经达成民事协议的前提下,某计算机学校单方登报声明印章遗失,并提出补刻印章申请,亦违反合同约定及诚实信用原则。某市中级法院终审判决驳回某投资公司的诉讼请求确有不当。检察机关向法院提出抗诉,法院再审改判撤销一审、二审判决,撤销某区公安分局作出的印章准刻证。


  ●典型意义


  检察机关办理行政检察监督案件,应该坚持书面审查与必要的调查核实相结合的原则。本案中,某投资公司和某计算机学校之间是否存在合法有效的民事协议以及某计算机学校印章是否实际遗失,是本案正确适用法律的基础。检察机关通过调查核实,查明涉案印章由某投资公司通过民事协议取得并管理,以及印章实际未遗失这一关键事实,为依法提出抗诉提供了依据。


  本案中,再审法院采纳了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明确公章补刻申请审查中“除提供的材料齐全、形式合法外,还应具备实质内容真实这一要件”,通过对具体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阐释,维护了法律的统一正确实施。


  检察机关应积极发挥监督职责,将护航民营企业发展落到实处。本案申请人系民营企业,其通过民事协议获得对某计算机学校印章的管理权,依法应予保护。某计算机学校违反约定,通过虚构事实补刻印章,损害了某投资公司的合法利益,且易造成某计算机学校教学、管理的混乱。


  工伤认定结果异议


  人社局被劳动者诉至法庭


  煤矿职工在井下作业时突发疾病,经鉴定为二级残疾,向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没有得到支持。在两次诉讼都没能取得满意结果的情况下,劳动者向检察机关申请了监督。


  ■基本案情


  某煤矿职工侯某某在井下作业过程中突发双耳重度感音神经性耳聋致二级残疾。侯某某向某市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该局以侯某某提交的《医学意见书》等材料不能证明其耳聋系井下作业所致为由,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于是,侯某某提起行政诉讼,某区法院认为,市人社局作出行政决定时结论不周延,判决撤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要求市人社局重新作出工伤认定。


  某煤矿不服,向某中级法院提出上诉。某中级法院认为,侯某某未能提供证明其耳聋属于职业性耳聋的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或鉴定书,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并无不当,判决撤销一审行政判决,驳回侯某某的诉讼请求。侯某某申请再审被法院裁定驳回后,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


  ■检察机关化解争议情况


  某市检察院向某中级法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未被采纳,遂提请省检察院抗诉。省检察院受理该案后,作了如下工作。


  首先全面深入调查,发现本案争议症结在于侯某某职业病诊断证明或鉴定缺失、侯某某体检报告和健康档案缺失、工伤认定相关规定落实难以及抗诉启动的再审程序可能空转。


  其次,积极尝试建议疾控中心对侯某某重启职业病诊断和人社部门对侯某某重启工伤认定程序。同时努力促成用人单位、劳务派遣单位与侯某某达成和解,并同步对侯某某实施帮扶救助。


  最终,决定通过司法救助、相关单位进行困难帮扶以及协调社保部门为侯某某办理社保手续等多种措施,切实解决了侯某某的实际困难。


  侯某某认为省检察院采取的帮扶救助措施已妥善解决其现实困难,主动向检察机关提交了撤回监督申请书和息诉承诺书。


  ●典型意义


  省检察院分管副检察长主动包案,并作为主办检察官承办该案,切实发挥领导办案的“头雁作用”,多次实地走访调查,与相关人员当面沟通协调,引起相关单位的重视并得到理解与支持,形成了化解争议的合力。在办案中,认真落实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摒弃就案办案思维,突破诉讼程序空转桎梏。在启动法律监督程序无法破解本案困境的情况下,采取有效措施保障劳动者权益促使问题实质解决,实现了案结事了人和,达到了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职工认为单位少缴社保


  诉社保局未履行法定职责


  社保少缴,职工向社保局投诉后,社保局作出稽核整改意见书,要求用人单位补缴。然而后续因为费用分担发生争议,这份整改意见并未实际履行,矛盾依然未能化解。


  职工起诉社保局,当地检察院在监督本案时发现稽核整改意见未能落实,遂对该案进行公开听证,推动长达7年的行政争议、20余年的民事争议一揽子化解。


  ■基本案情


  职工张某认为其工作的单位少报了社保缴纳基数,遂向某市社保局投诉,市社保局于2013年6月8日作出稽核整改意见书,要求某汽运公司补缴相关费用。


  双方因缴费涉及的各自负担部分发生争议,稽核整改意见书未实际履行。2018年,张某认为市社保局未履行法定职责,向某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责令某汽运公司补缴。


  某区法院一审判决认为市社保局作出稽核整改意见书已经履职,判决驳回张某诉讼请求。张某上诉后,某中级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张某申请再审未获支持,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


  ■检察机关化解争议情况


  某市检察院经审查认为,法院驳回诉讼请求虽无不当,但张某主张稽核整改意见书应得到有效执行的请求合法合理。为实质性化解行政争议,一揽子解决行政争议背后的民事争议,检察机关多次与社保部门、张某及公司对接,厘清各自权利义务。


  考虑到汽运公司受疫情影响经营困难,某市检察院会同社保等部门到企业召开座谈会,为企业在疫情补贴等方面开辟绿色通道,助力民营企业复工复产。


  2020年4月16日,市检察院对该案进行公开听证,三方达成补缴养老保险协议,张某与汽运公司各自补缴应缴纳部分,张某当场向检察机关撤回了监督申请。2020年4月27日,市检察院就社会养老保险稽核管理工作向市社保局发出检察建议,市社保局全部采纳,推动对2011年以来1832份稽核整改意见书全面清理整改。


  ●典型意义


  检察机关认真贯彻落实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践行新时代“枫桥经验”化解矛盾。本案依职权启动公开听证程序,推动长达7年的行政争议、20余年的民事争议一揽子化解。检察机关努力做到服务民营经济贯穿办案始终,切实帮助涉案企业解决生产经营中存在的实际困难和问题。为促进行政机关改进工作,市检察院向市社保局发出检察建议,建议社保部门加强社会养老保险稽核管理工作,采取有力措施维护职工合法权益,保障社会保险基金安全,促进社会治理。


  名下多出一辆车


  诉车管所撤销车辆登记


  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名下竟然多出一辆车。更要命的是,这辆车出了事故,造成一人死亡。自己莫名成了事故被告。当事人认为,当地车管所在履职中未尽到审查义务,应该撤销行政登记。诉讼未果后,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


  ■基本案情


  2018年,汤某驾驶登记在何某名下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一人死亡。何某与汤某被死者近亲属起诉至人民法院。何某认为该车辆不属于其所有,自己未办理也未委托他人代为办理该车辆的注册登记事宜,遂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登记行为无效,并撤销该行政登记。一审法院认为车管所在办理案涉车辆登记手续时严格依照了相关规定,何某主张其身份信息系被冒用但未举证证明,判决驳回了何某的诉讼请求。何某上诉至某市中级法院,该院认为登记机关只承担形式审查责任,其已尽到了合理注意义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何某不服,向省法院申请再审被驳回后,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


  ■检察机关化解争议情况


  某市检察院审查发现,某车管所在办理案涉车辆登记时未审查委托人、代理人身份证原件。何某提出异议,当地交警部门比对何某本人签名和《申请表》中签名后发现确实存在较大差异,也认为存在他人冒用其名义办理车辆登记的可能性。为减少当事人诉累、节约司法资源,经检察机关多次协调沟通,案涉双方均表示本案无继续争议的必要,愿意实质性化解行政争议。何某提出书面注销申请,登记机关现场注销了车辆登记。何某身份信息被登记冒用引发的风险消除,其表示息诉罢访,向检察机关撤回了监督申请,并赠送锦旗表示感谢。针对某市交警部门在办理车辆登记业务时只审核身份证复印件、不审核原件的情形,检察机关向某市交警支队发出检察建议,建议加强管理,防止出现本案类似情况,依法维护公民权利。某市交警支队采纳了检察建议,并已采取切实措施规范执法。


  ●典型意义


  实践中,公民身份信息被冒用的情况时有发生。检察机关践行司法为民理念,在办理的涉及公民身份信息被冒用引发的行政诉讼监督案件过程中,一方面积极促成个案问题得以解决,通过协调工作促使登记机关主动注销错误的行政登记,帮助当事人快速消除风险隐患,有效化解了行政争议;另一方面,坚持“穿透式”监督理念,对办案中发现的行政机关存在的执法不规范问题提出检察建议督促纠正,促进行政机关依法行政,预防了此类问题的再次发生,实现了办理一案、治理一片的效果。




编辑:张馨予

眉山长安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投稿须知 | 联系电话:(028)38168086 |

蜀ICP备18022806号 中共眉山市委政法委员会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眉山市眉州大道西一段主楼西5楼 邮编:620000

蜀ICP备18022806号-1 眉山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